人生记录事务所 第十七章 能依仗的人只有你

小说:人生记录事务所 作者:褪色的果混 更新时间:2020-07-05 15:40: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有时候,欺骗是一件好事。”

  “你明白吗?”

  听着林一的话,金圣京内心无比纠结。

  死死地紧握着拳头,每当她脑海里浮现出李妈妈那挂满泪水的脸时~总觉得自己欺骗她的行为就像是拿起刀子,在别人原本血淋淋的伤口上再来了一刀。

  然而,她注意到身边的林一。

  对方仿佛完全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内心毫无波动...造成这种原因的有两种,要么对方本身就是个铁石心肠的人,要么..他司空见惯已经麻木了。

  想起郑有希说他的事务所已经开业好些年,林一明显更趋向于后者。

  “oppa,你辛苦了...”

  林一露出宠溺的笑容,这也是他喜欢金圣京的理由之一,以前~郑有希给他请过一个女助理,相差无几的情况下,对方直接骂了他一句~你真是个毫无感情的人。

  而金圣京明显理解他,温柔地将她凌乱的秀发别在脑后,“没什么,我只是希望你真的能明白我说的话。”

  金圣京点点头,“oppa,可以先再去一个地方吗?”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两人出现在一间殡仪馆里,林一已经换了一套黑色西装,金圣京换也上了一间黑色连衣裙,并且手里多了两束花,

  在两人眼前的…

  正是林一电脑屏幕出现的委托人李慧妍。

  面容和委托信息里的照片吻合,唯一不同的是少了血色,此时安安静静地躺在一口棺材里,周围撒满了花。

  金圣京脸色发白,使劲地抓紧林一的衣服。

  嘴唇都已经咬出了血,深呼吸一口气后,将手里的花同样放在她身旁,艰难道,“欧尼…米亚内。”

  拍拍她的脑袋,林一同样将花放下。

  衣服和花全是金圣京的主意,如果是他只身一人前来,估计亲眼确认一下委托人的真实情况就回去了,根本没想得这么周到。

  旁边跪坐在一边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起身,向林一两人鞠躬..“内,我听孩子她妈说过你们...”

  “jinjia~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谢谢你们能够过来。”

  “李爸爸,节哀顺便。”

  “内。”

  没有过多逗留,两人选择了离开,金圣京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林一身后走着,就连之前一直念叨的釜山大学,海云台等等也没有从她嘴里蹦出来过。

  林一心想着她也没心情去闲逛,直接买了回程的火车票返回首尔。

  刚回到事务所的大楼就碰见了郑有希和小帆在聊天。

  “圣京啊,回来了?今天去哪玩了吗?”

  说着,郑有希的视线瞄向林一身后始终低着脑袋的金圣京,不解道,“圣京?!吃过饭了吗,我们正打算叫外卖呢。”

  金圣京仍旧抓住林一的衣服摇了摇头。

  郑有希疑惑地望向林一,后者敲了敲自己的手机...她瞬间懂了,内心没由得骂道...阿西吧,昨晚她也就一时兴起说说而已,你居然真带着她工作了~不知道她只是个小孩吗!?

  越想越气,郑有希瞪大眼睛三两步来到他面前,一脚踹了过去

  林一心里那个委屈啊,这跟我有啥关系,明明是她非得要跟着自己过去。

  忍着小腿的疼痛翻了个白眼,林一叮嘱欲又止的小帆道,“小帆,替我和圣京叫两个全州拌饭,到了之后送到楼下给我。”说完,给郑有希使了个眼色,然后带着金圣京回到自己的事务所。

  “你先坐会,我去上个厕所。”安抚金圣京坐下,林一给她倒了杯水。

  话没说完,郑有希拽他的衣领硬生生地将林一拖进厕所里关上门,开口就是吼道,“呀,你小子疯了吗?干嘛真的带她去工作!!”

  “努娜,我印象中,某人昨晚还怂恿我劝她留在事务所打工的吧,这么快就翻脸了。”

  “呀西,你小子!!我只是打个比方!”

  “你打个比方,我也是听从你的意见,没毛病~~还有,今天不是你叫她来我事务所的吗?”

  “你小子,就算是跟我怄气也没必要拿圣京当作气我的手段啊!!阿西吧,真是气死我了。”郑有希使劲地给他脑袋来了一脑崩子,骂道,“她还是个孩子,生离死别的事情~哪能接受啊!?”

  林一耸起双肩,“我的好努娜,你能不能听我一句解释呢?”

  “说!我倒是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首先呢,她没有你想象中的脆弱,我相信她能够迈过这道坎。另外~是她自己要求跟我一起去确认委托人的情况,我也提醒过她的。”

  郑有希一愣,反问道,“她自己要求的!?”

  “虽然,我是想早点让她见识到我的工作系噢忙活专辑哦,这样一来,或许能打消她想要委托的想法。但也不至于强迫她~我以为你有多了解我,结果...唉。”

  郑有希咳嗽两声缓解自己的尴尬,“咳咳,别嘛~你还是我最亲爱的弟弟,我只是不想看见你误入歧途去欺负一个小孩子,唉~说到底,我是为了你好。”

  误会人能够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这姐算是第一人了。

  林一倒是能够理解,他承认是自己也失策了,随后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如实给郑有希复述了一遍~

  “再说,她今天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

  “万一是那种,委托人死亡好几天都没有被人发现的情况下,被我们两个发现...估计她现在的状态会更惨。”

  确实如此,因为郑有希也见识过~当时第一次见到那种情况的她,吐得唏哩哗啦,好几天没睡个安稳觉。

  想到这里,郑有希没由得感叹道,“换作我是她这个年纪,可能直接跑了,哪还想到换衣服~买花之类的细节。早点经历这些事情,或许对她来说是件好事呢。”

  “她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成熟,现在唯一能做的给她时间静静。”

  “唉,只能这样了。”

  郑有希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问你个问题,你真没打算接受她的委托吗!?”

  又来了!?林一无语,“努娜,我说过多少遍,原则问题。”

  郑有希满脸鄙夷,“原则个屁,说到底就是牛脾气,固执!!你肯带她去工作,就证明你内心其实已经接受了她。既然如此~你能不能换个角度想问题~你接下她的委托,就当作提前预防她发生意外。”

  “难道你没想过,万一她真遇到危险了呢?”

  “那时候,她能依仗的人只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