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回忆起来,最初,年轮自嘲自己,的确够傻够脓包。

  一开始贺母就不喜欢她,明眼人都知道,毕竟年轮跟年悠悠不一样,年轮就是个普通家庭出身的穷丫头,年悠悠则是父亲入赘了当地的豪门,家里颇为高大上。

  当时的她没什么心机,贺母刁难她,她生怕贺利诚为难,什么都没说,忍气吞声,却什么都跟年悠悠说了。

  之后她再回想,想必,她前嘴刚讲,后嘴,年悠悠就跑去跟贺母添油加醋地说,她如何如何抱怨。

  以至于,贺母之后变本加厉,而她什么都藏在心里,日积月累,到底把自己折腾出了抑郁症。

  而她以为贺利诚自始自终都不明白,直到半年以后,她要搬回家,贺利诚没阻拦时,她才知道…

  贺母的那些刁难,他都知道,可他为什么从未维护过她?

  那之后,她能感觉到她跟他越走越远了。

  ……

  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这又是她明明已经搬到学校后,因为跟贺母正巧碰上后,贺母给她留下的教训。

  她不能回家去住,毕竟,又不能让年女士担心。

  而她依旧笑着问他:“对了,你这几天就要回来了吧?”

  “嗯,后天。”电话里,贺利诚的声音很温柔,“想我给你带点什么?棒棒糖?”

  “那是小孩子的喜好。”年轮声音淡淡,她做不出笑着回应他,可她真的,已经不喜欢棒棒糖了。

  她曾经很喜欢、很喜欢,她不能跟他说“没吃过糖的孩子都喜欢棒棒糖,可是当发现棒棒糖不再甜了之后,再喜欢也不想吃了”。

  贺利诚沉默了一瞬:“好,那就带点别的。后天,我晚上的飞机,下了飞机直接来学校找你。”

  “后天是悠悠的生日,你忘了?”

  “哦,还真是忘了,她今年也是十八岁了吧,的确要重视一下…那就,年家见。”

  贺利诚从小就跟年悠悠认识,比他俩认识的时间久远,毕竟都是一个豪门圈子。

  年悠悠对贺利诚而就是从小看到大的妹妹,所以,每年都会给她过生日,送一些华贵的礼物。可年轮没想到,这一次年悠悠的生日,贺利诚会送年悠悠这么大一个礼,一个孩子…

  ……

  是了,就是那天晚上,贺利诚跟年悠悠发生了关系。

  这一年来,年轮一直以为,贺利诚早就跟年悠悠暗度陈仓了,可今天结合林云珊的话。

  她倒是理清楚了一些事。

  当天年悠悠的生日,年悠悠早早地跑到年轮家里接年轮,当时还抱着她的胳膊撒娇:“姐姐,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我能不能穿去年我过生日时,你穿的那件白色裙子。”

  年轮不明所以:“你过一个生日,不穿新衣服就算了,还要借别人的衣服穿?”

  “别人是别人,姐姐是姐姐,我就想穿姐姐的衣服,这样的话,我今年许愿就可以变成跟姐姐一样优秀了。”

  “你这嘴抹了蜜了吗?”年轮笑着将自己的第一次遇见贺利诚时,穿的衣服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