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虫之心 第十章交易

小说:妖虫之心 作者:不死道人 更新时间:2020-07-08 10:00: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那你是如何确定我是所谓的散修?”

  面对这个神秘兮兮的老家伙元辰也不在掩饰自己的好奇,直接了当地开口问道,这样也好,毕竟他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获取情报,太容易被看出来了,掩饰毫无意义,不如开门见山。

  “呵,你可曾听闻过骨圣宗之名!”

  见到元辰愿意交谈,柳村长轻轻松了口气,走到他的身边坐下,迢迢而谈。

  “不曾听说过!”

  元辰眯了眯眼睛,抚摸了一下趴在肩膀上的阿大,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如果是来自外界的家伙,应该不可能不清楚这片域地乃骨圣上宗钦定的流放之地,不可能不知道这里是守狱禁地,也不可能如此弱小!”

  “而观你身上血液气息紊乱,血腥煞气凝而不散,显然是侥幸晋升不久,所料不错,你应该是生活在边森里的蛮民吧!在这个地方…真不只你是幸运还是不幸!”

  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般砸在心头,元辰猛地站了起来,虽然很多东西还听不太懂,但不妨碍他的理解,一时间神色犹疑不定,想到了很多。

  原来如此,他刚才还有些疑惑,这个老家伙既然如此了解,竟然还敢在白天当众驱逐他,就不怕他当时恼羞成怒大开杀戒吗?果然,这么做不是有实力就是有什么底气!

  “你是说…这里……有什么危险吗?”

  “那你们…”

  见这个老家伙微微点了点头,元辰继续疑惑道,仅凭这群看起来的村民也不像呀?

  “你是想问为何你见其他人都只是普通人吗?”

  这位柳村长接过了他的话,对此元辰坐了下来,脸色不怎么好地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为了情报他有种直接离开这里的冲动。

  “守狱…可不是我们,一些被视为蝼蚁的废物又哪有那个资格!”

  “你到底是谁?”

  “不过曾今一个废人罢了,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见对方没有想说的意思,元辰虽然好奇,但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现在可不敢再把这个家伙看成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子了。

  “对了,你说的蛮民是什么意思!”

  “这里是流放之地,而那些流放者留下的血脉,最后苟延残喘在边森里的人类,与世隔绝,自然也就是蛮民!”

  “那这个流放之地又是流放谁?为什么流放?”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

  对于这个问题柳村长摇了摇头,看起来不似作伪的样子,元辰皱了皱眉头,继续道。

  “那就请你跟我说说骨圣宗吧!”

  “骨圣宗啊,你只需要知道它是玄青州的统治上宗,其他的知道也没用,如果你能强大起来的话,你以后自然会了解到的!”

  说到骨圣宗之名,柳村的眼中露出了清晰的恐惧之色,微微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比起这些,或许你应该更想了解什么是源虫师吧!”

  “嗯!”

  对此元辰点了点头,既然对方都能猜出他是个新手,更是知晓他是从那所谓的十万边森走出来的什么蛮人,继续隐瞒身份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而且确实,他对于所谓的源虫师很好奇,所料不错的话,这个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类似武道修仙的东西。

  “如我们所见,这个世界处处充满了危险,到处都是各种诡异凶残的妖虫异类,相传久远时代我们人类更是苟延残喘在那些恐怖异类下的食物!但幸运的是,我们人类从天地万虫中发现了一种绝对的异类-源虫!”

  “源虫,这是一种极为弱小的共生异类,可又是一种奇迹般的生物,因为只要在源虫的寄生之下活下来,便可以与源虫达成共生关系,而与此同时你也将拥有它们那恐怖的天赋,一种掌控万虫的力量!”

  “而源虫师正是诞生于此,以心养源,孕育源血,继而掌控万虫,这就是源虫师,这片大地上绝对至高的统治力量!”

  听着柳村长娓娓道来源虫师的来历,元辰听的很认真,一刻也不敢走神,同时也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心脏位置,原来…那种病其实就是源虫寄生的吗?真不知道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而随着无尽岁月的发展,如今,源虫师的主流修行有三种,一源体,二源法,三源兵,一般将主修一项,辅修其他!”

  “源体,以万虫塑体,绝世无双,最终不死不灭!”

  “源法,以一心掌万灵之天赋,道法天地!”

  “源兵,以一己控万千妖虫,是为无上王者!”

  “最后,源虫法之修行,其有七转通天之路,每分四梯度,一转生死玄境,二转生源境……”

  ………

  这一解惑就讲了很长时间,夜色已过大半,说完这些基础,柳村长最后停了下来,元辰也从着迷中回过了神,双眼发光,果然,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虽然怪异了点,没有武道修仙飘逸潇洒,但事实上也轮不到他挑三拣四。

  “晚辈元,敢问前辈尊名!”

  呼了一口气,元辰起身抱拳一礼,这个大人情他担了,当然,人情是人情,出门在外化名还是得化名的。

  “元吗?就叫我村长就行,名字都只是无用的虚名罢了!”

  柳村长喃喃自语了一声,缓缓地摇了摇头,没有回话,元辰也不恼,点了点头,继续开口道。

  “那不知前辈想和晚辈交易什么?”

  他可不相信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废了的老家伙是好心提携后辈,说出来鬼恐怕都不信,其必有所图,想到那两天晚上的怪异行为,恐怕就是在等自己吧,这种老人精,不得不防。

  “下个月,下个月来自洛家的一支商队将来到此地,我可以设法送你出去,而老朽的要求很简单,我希望你能护送我的孙女安全离开这里,而到了外界,你还必须助她成为源虫师,倒时是走是留一切随你!”

  柳村长沉默了几秒,看了眼这个心思深沉的少年,也没有掩饰的意思,他已经老了,上使苏醒时刻已近,一介废人的他也就算了,但自己的孙女,唯一的血脉,不该绝于此,不该绝于这渺小的囚牢!

  “成交,我会在力所能及下地护持她!”

  元辰不禁眯了眯眼睛,思考了一会,点了点头,是为了这个目的吗?这个神秘的老家伙既然能送自己出去,难道送不出去自己的孙女?为何要找他?他难道就可以吗?他不怕自己出去后就翻脸不认人吗?

  至于他自己都养不活自己,还敢答应护持其他人这件事,管他的呢,反正他都说了力所能及,他可不是个迂腐的人!

  “接下来的时间你就住在这里吧,我会教导你更多的修行事项,还有记住,白天,绝不要出去!”

  听到元辰的回复,柳村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嗯,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