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虫之心 第十四章一心二用

小说:妖虫之心 作者:不死道人 更新时间:2020-07-08 10:00: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随着第一次修炼的成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元辰每晚照例跟着柳老头去那个死亡山谷中进行心法修炼,然后遍体鳞伤的回来,白天养伤,晚上修炼,形成一个循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自己的恢复能力很强,哪怕那些看起来很严重的皮外伤,也基本上一个白天的修养就能恢复大半,不过元辰也没有太多想便是了。

  因为他从没有见过其他的源虫师,而柳老头又带着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仿佛在说这都是常规操作,让他误以为其他人也是这样的,不禁感叹一声,这个世界的源虫师苟命能力真强。

  当然,白天虽然在创伤修养,但元辰也没有浪费大好的光阴,反而很勤奋地跟着柳伊伊学习,争取能独立阅读书籍,尽可能在这段时间填补薄弱的知识基础。

  “走吧!”

  第八天的夜晚,柳老头日常挥了挥手,元辰津津有味地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不敢耽误,立马就起身跟了上去,虽然每一次点修炼都会疼的死去活来,但是得到的好处确是显然易见的。

  如果内视的话,可以发现元辰的心脏已经渐渐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变化,表面浮现出了不少灰暗色的斑点,看起来隐隐有点骨质化,缠绕着微弱死气,这正是白骨玉心法逐步转化的趋势。

  而元辰所要做的事便是坚持,不断吸收死气和骨素改造源虫和心脏,慢慢地将整个心脏给白骨死化,这就代表着筑基已成,正式踏入一转。

  要说唯一的缺点,那就是他已经被那些骨素虫吞吃了不少骨头,缺失的骨头恢复速度也很慢,这让元辰有些担心,也越发感到时间紧迫,害怕自己修炼的太慢,别还没筑基大成就先被那些贪婪的妖虫给啃给皮包肉了。

  至于这个缺点元辰也向柳老头反应过,对方却只是笑笑,让他不用在意,对此他也无可奈何。

  进入山谷,不需要提醒,元辰轻车熟路地挖好骨坑,面无表情,准备一如既往地躺进去修炼,随着修炼次数多了,身体也有了适应性,他每晚的修炼时长都在延长,如今已经能坚持一个半时辰。

  “你如今也基本熟悉白骨玉心法的修炼流程了,那么从今天开始,修炼任务增加,一心二用,试着一边修炼心法,一边萃取源血炼化那些骨素虫,兼修骨骼源体化!”

  柳老头不紧不慢地开口道。

  “源血炼化?”

  元辰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一无所知的小白了,这种事他自然清楚,而且源体流本身就需要炼化饲养在体内的妖虫,甚至他之前就使用过源血炼化,比如被他收服奴役的蟾蜍阿大。

  但问题是,仅仅一转境界的源虫师体内的源虫幼体能提取的心头源血不仅很有限,而且消耗后恢复也很慢,根本无力支持那么多的源血炼化。

  正常情况下,一转境界的源体流修行基本都是在自己的体内孕养大量虫卵,因为虫卵的反抗意志最弱,消耗也最少,再辅以血肉和源血的混养,才能完成一部分的源体改造。

  当然,改造完之后的培养、强化、维护更新又是另一回事。

  而如今直接炼化这些成熟形态的妖虫个体,以元辰那微薄的源血数量根本就炼化不了几只,就比如阿大,他当时可是用了两滴源血才奴役。

  虽然白骨玉心法有附带的特殊炼化技巧,能够降低源血损耗,提高炼化效率,但仅仅七滴源血又能有多大意义?今晚用完了,估计好几天才能恢复一滴,而一项源体部位改造,怎么说呢也要上千只妖虫维持构建!

  更别说这些成熟妖虫就算没有智商,也有本能的反抗意志,又要痛苦修炼,又要强行压服意志,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他又不是主修源兵流的源虫师。

  只是自己都能想到的问题,柳老头会想不到吗?胡思乱想了一会,元辰手脚麻利地埋好自己,开始修炼心法,也没有什么办法,既然如此就按他说的做吧,或许有什么特殊情况也不一定。

  随着心法运转,阴冷诡异的死气引导而来,融入身体,融入血液,比起第一次修炼,如今的元辰仅仅是身体一抖,已经习惯了,很快窸窸窣窣的老顾客也光临他的身体,啃噬着骨头。

  额头冒着冷汗,元辰一边忍受疼痛,一边分心,试图在心法轨迹运转的过程中抽离源血,但是难度比想象中的大,要么就是心法运转被中断,要么就是心神不稳。

  对此他也狠下了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这样反复地尝试了一个半小时,直到极限,才从骨堆里爬出来,令元辰失望的是,他并没有尝试成功,这让他心里有点受打击,难道自己的悟性就这么差吗?

  “修行本就是一朝一夕的苦工,天赋不佳者更是如此,到了外面的这个世界,你或许会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勤并不能补拙!”

  “但那又如何?练习,不行那就继续练习,疯狂地练习,只要没有死就往死练,直到有个结果为止,一次的失败,又有什么好灰心的!”

  看到元辰的样子,柳老头难得地开口训斥了一句,对此元辰振了振精神,满脸鲜血的狰狞面孔露出了一丝坚毅,握紧拳头。

  当柳老头拖他回去时,元辰猛地伸出手掌抓住了一只骨素虫,紧紧而死死地攥住,任由对方在手心里发狂乱啃,他要带一个回去,回去放在身体里继续练习。

  还剩二十天左右的筑基时限,他没有那么多的奢侈时间浪费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困难上。

  况且他也隐隐有种预感,如果在这个时限内无法真正筑白骨之基,这个神秘的柳老头恐怕也会对他态度大变吧!

  任何无缘无故的好都是有代价的,至于之前的交易,那种简单的交易他又怎么可能尽信,连个约束手段都没有!

  见此一幕,柳老头第一次露出了一副赞赏的眼神,轻轻地拍了拍元辰的肩膀,意义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