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虫之心 第三十章三大极境之路

小说:妖虫之心 作者:不死道人 更新时间:2020-07-17 03:10: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好了,来跟我说说,你刚刚去的地方是做什么的!”

  稳了稳心神,元辰也不在耽误时间,免得夜长梦多,自己偷偷绑架别人谁知道会不会被其他人发现,况且听她口里的春风阁身份,估计也是个超凡势力。

  “大人,那里是云市,背后由荒石城三家顶级势力共同支持,基本上全城的源虫师都在那里交易,是最大的交易市场!”

  捂着腹部的伤口,女子半趴在地,有些意外地看了眼元辰,外来者?突然,她想起了红楼最近下发的通缉令,听传好像是说有不自量力的外来者在那里闹事。

  再仔细看了眼对方的模样,她的神色微变,连忙低下头,也不敢多说什么,一五一十地回道。

  “想要进去的话有什么具体要求吗?”

  听到这个答案元辰不出意外地点了点头,跟他猜测的差不多,当然,他也注意到了对方那一闪而逝的异色,不过他并没有太在意就是了,紧接着问道。

  “没有,只要证明源虫师的身份,然后缴纳一点入场费即可!”

  “嗯,那么再跟我说说哪三大顶级势力吧!”

  对此女子娇弱的脸蛋越发苍白,可怜兮兮地咳凑着,本来纯白色的下半部分衣裙已经彻底被染成血色,显然伤势不太妙。

  只是元辰并没有理会,毕竟他又没有什么治疗手段,对于他来说只要不死就行,就算是准源虫师,小命也硬着呢!

  “是,大人,咳咳,荒石城主要有三大势力!”

  “首先是我们春风阁,旗下设立的分阁众多,垄断着情报和欢愉业务,手下强者众多,上面有三个阁主,其中大阁主和二阁主更是极境层次的强者,哪怕在荒石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

  说到这女子偷偷地瞥了元辰一眼,希翼给他点震慑,提醒不要乱来,只是看到对方那波澜不惊的神情,她失望地低下了脑袋,也对,敢去红楼找麻烦的疯子,估计也不会怕她们春风阁。

  “第二是红楼,主要垄断酒楼和奴隶贩卖业务,其楼主也是一位极境强者,据说还是一位很年轻的女性,被誉为荒石城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目前有小道消息称其已经准备突破二转境界了!”

  “最后是北城区的李家,其老祖同样是老牌的极境强者,手下掌控的凡人帮派势力也最大,据说…李家门下还有不少拜入霸体宗的族人!”

  “三大势力几乎瓜分了整个荒石城,当然,除了三大势力,城里也有不少散修和小势力,不过他们大都选择依附或生存在夹缝中!”

  听着对方的详细介绍,时不时还加点小道消息,元辰不禁点了点头,瞥了这个女子一眼,不愧是做那种皮条生意的,知道的小道消息还挺多,春风阁啊,不得了,有空一定得去好好刺探刺探虚实。

  至于红楼,应该就是自己得罪的势力了吧,想到这他的神色有点凝重,不仅有一转极境的强者,竟然还要晋升二转,这是要他原地螺旋飞升呀!

  对于极境强者元辰还是有些了解的,这理论上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境界,一转属于原始积累阶段,而极境便是达到一转巅峰后所处的特殊阶段。

  这种状态基本上是为了冲击二转做准备的,如果说源心筑基是源虫师的根基,那么二转就是所选道路的成形,而唯有经历极境阶段的打磨才有资格承受住二转飞跃的压力。

  比如源体流道路,一旦踏入二转,源虫母体大幅成长,浓缩生命精华的源血将迎来恐怖强化,区区肉体凡胎根本就承受不住源血之力的洗刷反馈,只能面临被狂暴力量撕碎的下场。

  这个时候就必须提前极境打磨,将全身除大脑以外的血肉通通褪去,替换相应掌控的源虫之体,这是一个漫长的打磨阶段,也是资源大消耗的阶段。

  当然,不同道路的极境阶段也是完全不同的,比如源兵流就不修躯体力量,也不替换源虫之体,他们反而选择开辟一种虚识精神海即识海,走另一条广阔大道。

  既然脆弱的躯体承受不住高层次的力量,那么完全可以将源血之力导入另一个地方,换一个排泄口,以此铸就无垠识海,容纳无尽的精神印记。

  而从识海的开辟开始才是源兵流的稍微发力阶段,否则仅凭自己的灵魂强度,是承受不住那么多奴役虫兽的精神压力的。

  至于源法流,这是最与众不同的道路,这一流派没有选择将狂暴的力量导出去,比起前面两种的双核驱动模式,其反而直接走单核驱动之路。

  他们选择自我消化,直接强化源心,辅以血与魂千锤百炼,用以容纳万千天赋与能力,甚至最后把自身的血与魂通通炼入源心,也算另类的超脱凡躯。

  这种流派别看躯体比源体弱小,灵魂比源法弱,但是弱点反而最少,化为另类本体的心脏才是生命要害,而这种要害却因为高度凝练比普通源体还要坚韧,伤而不死的锁血挂说的就是这种。

  这一交流就是一夜,套出了一堆情报,元辰很是满意,对于外界的认识更加深刻了,最后瞥了眼这个气息虚弱的女子,正在思考怎么处理,毕竟已经被他榨干了。

  “大人,还请您大发慈悲放过我,小女子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还有用,我可以为您探查情报,当您的眼线,暖床服侍我样样精通,您要是不放心可以在我身上种蛊,我会好好听话的!”

  发觉气氛开始沉闷,特别是对方那闪烁不定的狠辣目光,白衣女子意识到了什么,轻轻地拉住他的裤脚,披头散发,语气虚弱地哀求道,她还年轻,她还不想死。

  “其实你也挺不错的,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了几秒,元辰半蹲下身子,轻轻撩起她的秀发,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见此一幕,她的脸上露出了希翼之色,极为温顺地靠在他的手上,尽可能让自己显得无害,强笑着开口道。

  “温婉!”

  “好名字!只是…可惜了,哪怕只是个预备役,我现在也没有真正的把握驯服你,可惜了!”

  听到这温婉猛地抬起头,意识到了什么,温顺的眼神彻底化为怨毒,伸出虚弱的手掌想要拼死反击,元辰直接把她的脑袋按在地上,露出了一丝怜悯,高高地举起骨刺,钉在她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