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虫之心 第三十七章前行道路

小说:妖虫之心 作者:不死道人 更新时间:2020-07-26 01:33: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一脚刚踩在烂叶上,在轰隆声响起的那一刻,砰的一声,在元辰的稍稍身后位置,散落在地面的一小堆枯叶突然炸开,而且因为响雷掩盖了动静,反而显得悄无声息。

  一时间没有察觉到,待一股腥风袭来之时,元辰这才反应过来,只是此刻已经有些迟了,一道棕色身影一闪而逝,飞扑了过来,瞬间便用身体缠绕住了他。

  只见这个偷袭者体长约莫一米,肌肉紧绷,同时高挺身躯,露出菊花模样的诡异脑袋,紧接着宛如花瓣般盛开,带着一颗颗尖齿,流着腐臭的口水,一口吞下了元辰的脑袋。

  只是下一刻它懵了,嘴巴被塞满,作疯狂咀嚼态,但就是咬不动这个猎物的脑袋,反而磕掉了好几颗牙,紧紧收缩的躯体也被卡住了,不得寸进。

  然后本该被捕猎的无头猎物动了,迅速伸出手掌,一把攥住了它的脖子,筋骨发力,恐怖的力量一拽,硬生生把它拉了出来,高举在手上。

  任由对方的菊花脑袋在手上疯狂甩动,躯体挣扎着缠绕手臂,元辰伸手擦了擦脸上那些滋滋冒烟的口水,被口水滴中的地方可以清晰地看见一个个小凹点,这才睁开紧闭的双眼。

  打量了一眼手上舞动的袭击者,全身带着棕灰色的伪装条纹,看起来有一点像蛇,只不过脑袋位置就是菊花嘴巴,流着腐蚀臭水,没有眼睛等五观,很是怪异。

  但元辰也没有多在意就是了,异世界吗,还是这种超凡存在的世界,长的再稀奇古怪都能接受,没什么大不了的。

  倒是这只怪物应该达到了黄阶下品的层次,是一头小型虫兽,丑是丑了点,可也还不错,倒是可以拿回去用一用。

  想到这元辰交换手掌攥住了它的尾巴位置,眼中闪过了冷色,然后就跟一条鞭子一样来回往地面抽打,一时间耍的虎虎生风。

  待这只菊花怪伤痕累累地挺直身子,被彻底砸昏了过去,元辰才停下动作,也不准备炼化,直接把它当做绳子系在手臂上,开始继续寻找。

  不过此刻的元辰更加警惕了,不知道这是一个个例,还是整个森林的妖虫都很擅长借用环境袭杀,虽然只是在森林外围,但也不能因此而小瞧,刚才要是一只中品甚至上品虫兽偷袭,估计自己就真得原地升天了。

  好在这里的资源确实丰富,哪怕只是外围,兜转了一会,元辰便又或被动或主动地抓到了几只普通妖虫,它们要么就是普通虫群的虫王,要么就寄生在一些相当于野兽乃至妖虫的虫兽身上。

  当然,这其中最让元辰感兴趣的还是一只寄生在树木里面,操控整颗树异化成活物的妖虫,这显然是难得的能力妖虫,而且能力看起来还不错的那种,不是那些普通货色能比的。

  在森林里晃荡了半天时间,想要的东西也抓齐了,元辰稍微犹豫了一下,终究选择返身离开,没有因此沉迷寻宝,哪怕他确实收获了一点东西,甚至有种就在野外游历修行算了的想法。

  但还是那个道理,源虫师的资源消耗随着实力越强大,要求也越恐怖,加上日常的维护消耗,仅凭一个人的效率太低了,比起这种野外成长方式,海量资源汇聚的荒石城反而是更好的选择。

  除非你能保证在野外的历练中不断地获取机缘,那样才能够良好发育,甚至要是得到什么大机缘就能一步登天也不一定,某种程度上,这种上限比起据点修行的稳定更加恐怖。

  只是,不是元辰自己妄自菲薄,他真的不认为自己就是什么牛逼哄哄的天地主角,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机缘排队往怀里撞,心想事成之类的。

  这里是现实世界,没有那么多美好幻想!

  比起那种根本不切实际、虚无缥缈的东西,元辰更喜欢眼前,看好眼前那些实实在在的东西,那才是真正可以被牢牢抓住的机缘。

  至于这样做的开局风险确实不小,毕竟面对那些地头蛇,他的实力和基础都还较薄弱,但是在外游历修行的风险就没有吗?

  或许一不小心就莫名其妙死在了那些强大诡异的妖虫手下,比起那种不可控的风险,为何不选择那些可见也可预防的风险呢?

  只要能站稳一方势力,侵吞部分资源,再以此滚雪球发展,最后形成良性循环,那时候的资源将是源源不断的,这样一步步踏踏实实的前进,难道不是很好吗?

  而且有着一群手下的供养和驱使,很多繁琐的小事也能下放,更加专心的修炼,这也并不算是一种多大的拖累,如果有一天真的被这种安稳所拖累了,那么大不了抛弃它甚至毁灭它就是了。

  当然,促使元辰这样选择的最主要理由是,他对于教导自己的柳老头真的很忌惮,加上柳伊伊的无故消失,自己被告知的任务真的那么单纯吗?他们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隐藏的一切都让他的心中有种不安全感。

  所以元辰不得不开始做准备,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受到了控制,或许他手下的势力反而是自己拼死一搏的一张手牌。

  ………

  临近黄昏时刻,元辰终于从外面赶了回来,除了有些风尘仆仆,一路上有惊无险,倒是这次再接近荒石城,上次显露踪迹的地护虫却没有再出现动静。

  赶回城郊贫民区的小木屋据点,瞥了眼门外东倒西歪睡在地上的三个乞丐,似乎少了两个,元辰不禁皱了皱眉头,想到了什么。

  他并不是在意几个破乞丐,他想要招人的话实在太简单了,但既然没有成为第一批骨干,又见到过自己,有空还是灭口吧!

  没有说什么,推门而入,轻微的嘎吱声引起了房间中两人的注意,两道幽幽的目光望来,又连忙低下了头,看了眼仍旧站在房间中的两人,他们满头大汗,双腿都在不停打颤,元辰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

  倒是挺诚心的,努力的人或许是有回报吧!